开门八极拳开门八极拳开门八极拳开门八极拳

我与马颖达兄弟的几次接触


作者:常玉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487 更新时间:2006-5-15 19:45:33

我与马颖达兄弟的几次接触

 

——孟村八极拳八世弟子  常玉刚

 

马颖达先生是中国已故武术名家马凤图先生的长子,其叔父马英图曾就任于国民党中央国术馆—南京国术馆长兵科科长一职,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武术家和武术技击家。

马颖达四兄弟在当今中国武术界被誉为“马氏四杰”。他们兄弟中,除颖达先生已故外,其他三兄弟仍至今活跃在中华武坛上。他们虽原籍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县的杨石桥村,但却把孟村的传统武术文化—八极拳、劈挂拳带到了全国,传播于世界各地,使更多的人了解了孟村,了解了孟村优秀的武术文化。他们两代人的传奇经历,给了我们这些仍然生活在故乡的孟村人很多启迪,使我们更加坚定了开拓进取,勇往直前的决心和信心。

本文以“我与马颖达兄弟的几次接触”为题,表达我对那些曾经为孟村八极拳的继承、发展和传播做出贡献的前辈和朋友们的一种思念与怀念之情,以激励我辈勇于拼搏发奋自强。

我与颖达先生的接触是在1985年。那年,我作为河北省工人武术队的主力队员,有幸参加了在风光秀丽的杭州市举办的全国第二届工人运动会。实在说来,正是由于我参加了那次运动会,才改变了我人生的梦想,无条件地选择了一条终生与武术有缘的道路。

江南的初夏是美丽的,蒙蒙的细雨青青的山,阡陌有序的田野里散发出一股诱人的稻花初发的芳香。而杭州市的景色就更胜一筹,瘦西湖、富春江、灵隐寺、六合塔、瑶林仙境,龙井茶田等等,到处是美丽的风光,到处是夺目的景色。难怪古往今来的文人骚客都把苏杭二州比喻成人间天堂,或赋诗咏叹,或泼墨抒怀,是因为美在牵动着人们的灵魂和意志。

第二届工运动会的武术比赛,在杭州市拱墅区体育馆举行,由于受“文革”影响,这是相隔几十年之后,武术界举行的又一次盛会。党中央、国务院对这次比赛非常重视,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都派出了代表团。另外还有火车头、水电和银鹰三个专业体协加盟,仅运动员就逾三百人,是历届武术比赛中规模较大的一次。各代表队的阵容也都很整齐,有些省动用了全部专业队。大部分省的运动队组成都是经过县选、市选、省赛后,一层层选拔上来的,还都经过了长时间的集训,可以说那次比赛汇集了那个时代的武术精英。时至今日,与我同时参赛的许多运动员都早已成为蜚声当今中国武坛的武术家或知名学者,如太极名家陈小旺、陈立清;北体教授阚桂香;形意八卦名家沙俊杰等等。

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才二十四岁,从农村长大,第一次有机会来到江南参加这样大规模的比赛,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忐忑和不安,最大的担心是怕取不到好成绩。

比赛是于66日上午举行,比赛进行了三天,按规程规定,每人限报两项,录取成绩不分组别和年龄段,两项累加计算,一等奖仅设10名。在当天上午的比赛上我就有参赛项目,而且还是相对弱项“六合枪”,这就更增加了我的紧张感。在教练的反复叮嘱下,我鼓足勇气,持抢上场,比赛中较好地发挥出了水平,裁判员试分时,我得了8.6分,临场裁判长还给我另加0.05分,一开场我就得了8.65分,以绝对优势获得了当日各场次比赛的最高分。

走下场来,各级记者以及部分代表队的领队、教练都纷纷走到我面前采访和了解情况,问我是哪个队的,老师是谁,现在哪个专业队?我说我是河北队的,家居沧州孟村,没进过专业队,老师是八极拳传人吴连枝。这时,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感到很惊奇。可这其中有两位中年人却没有以奇怪的目光看待我,经过互相介绍认识后,我才知道他们其中一位叫董世明,是北京队的教练,老家是孟村辛店村,青少年时曾随本村劈挂名师彭维忠先生学过劈挂拳,而另一位是当时武术界号称“马氏四杰”之一的甘肃省武术教练马颖达。

颖达先生当年五十多岁,高高的身材略显清瘦,黑红的脸膛头发略显稀疏,通天的鼻梁上挂着一副黑边眼镜,言行之中很精神。他自己介绍说,他生长在兰洲,受父辈的影响,对故乡的那片土地依然熟悉倦恋。当他知道我的老家是孟村小堤东村时,表现的特别亲热,攀论亲戚关系后,他让我叫他表大伯。他说,我一上场就引起了他的重视,看出来我练得是老家的东西,并且还得到过名人指点。当他知道我是吴连枝的弟子后,更是高兴。说真没想到家乡的武术水平这么高,还是家乡武术底蕴深。他还对我说,人是故乡亲,月是故乡明,虽然他随父亲在西北飘泊了大半生,但依然割舍不了对家乡的思念。多年来,马家父子在严格继承家乡传统武术的基础上,还广泛吸收了很多优秀的武术技法,比如西北的鞭杆,条子等等,都是很好的东西,等他有机会回老家时,一定要把这些内容带回家乡去。最后还郑重的提出,他父亲凤图先生临终前特别想念家乡,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把父亲的“埋体”送回老家去安葬,到时候还请我这个晚辈多多帮忙。

听到颖达先生的一番话,我很激动,因为他虽然自幼生长在异乡,但从那企盼的目光和语重心长的话语中我能感觉到他对家乡仍充满着真挚感情,对家乡武术事业的发展仍然很关心,并寄予了厚望。在他的鼓励下,那次武术比赛上,我获得了全能一等奖,成为了赛事中最热点的人物之一。而使我感到遗憾的是,那次与颖达先生的相识却变成了我们永久的诀别,在以后的日子里,颖达先生再也没能踏上故乡的土地,他们父子俩代人的心愿至今也没能得以实现。

与贤达先生的接触可谓多次。第一次是1985年孟村开门八极拳研究会成立之时。

那时的贤达先生是狭西省体委副主任,西安体院副教授。他身材魁梧,身体健壮,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是典型的北方大汉形象。研究会成立时,贤达先生是以特邀名誉会长的身份参加的。我对贤达生先的了解,最初见于电影《少林寺》,那时他担任了该片的武术指导,听说他祖籍孟村,我们这些孟村习武的年轻人,都把他当成引以骄傲的话题。

他是研究会成立的前两天来到孟村的,虽然当时研究会的理事们对贤达先生任名誉会长的说法不一,但在我老师吴连枝的力主下,最终还是达成了一致意见。

那时,我刚从河北省武术比赛中获冠军回来,虽然年龄还小,却很得大家喜欢。研究会成立前后的几天里,吴老师很忙,每天陪同贤达先生的都是我的些师伯们、师叔。他来孟村的第二天上午便提出要看看孟村晚辈们的训练,在师伯尹树春的引荐下,我先是为贤达先生练了一趟八极拳小架,后又练了一趟劈挂拳,贤达先生看后很赞赏,说我练的拳法已达到“四力涌身”,那就是八极力,通背力,形意力和太极力,虽然当时我自己也不明白他讲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总觉得能得到一位大家的赞赏,很得意。

第二次与贤达先生接触是在199110月广西南宁全国第四届少数民族运动会期间。那时,我是河北队的队员,他是狭西省代表团副团长。在会议开幕的入场式上,我们见了面,那时我很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便主动地离队上前与他打招呼。他见到我后,也很高兴,问起了河北队都有谁参加武术比赛,问起了我师父吴连枝的情况等等,我都一一做了回答。之后他还对我说,据他考证,西北一片的武术最早是由沧州的一位人称“常二巴巴”的阿訇老人传教时带过去的,还说:“常二巴巴”大概和我是一家子。我回答说,我从小没听老人们谈论过这件事情,不太清楚。他还接着对我说,最近他参与电影剧组拍摄时,接触到了上影乐团的著名指挥家李德伦先生,也是回族,老家是咱孟村县大文台村的。他说,咱孟村虽小,却人杰地灵,鼓励我上场后要好好练,要为孟村人增光。

与贤达先生的第三次接触是1999年长春市全国八极拳邀请赛上,他当时任仲裁委员会主任,师父吴连枝任副主任,我是大会裁判员。因为执裁人员同住一宾馆,回族又同在一个餐桌就餐,我们就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第一次见面,贤达先生就问我,1991年南宁民运会上的拳术冠军是不是你?当时觉得你拿了全场的最高分。我回答说:表叔你记错了,那次比赛我的拳术开始确实拿了最高分,后来云南队里有一位苏子芳先生上场,说她刚从首届亚运会上获冠军回来,成绩比我好,我便屈居亚军了,随后,贤达先生摸着脑袋说,对、对、对,我想起来了,那时我还在被后为你抱不平呢!1991年的民运会确实竞争很激烈,就连今天走红的武打影星吴京也参加了那次比赛。

长春比赛结束时,师父吴连枝盛情地邀请贤达先生抽时间再回家乡看看,贤达先生也愉快地答应了吴老师的邀请,并将专门从西安骊山印社为吴连枝老师求得的两枚篆刻图章赠送与他,大家在十分高兴的气氛中依依惜别。

我与明达老师只见过一面,大概是1984年夏天,记得当时的天气很热,明达先生是陪同一位叫野上小达的日本人来孟村的,主管那次接待和联络的,是孟村县民委的负责同志。当时我还年轻,在师父家里只负责沏茶递水,至于他们之间谈论的技术内容,我当时还听不大懂,只记得当时明达先生问吴老师,说他父亲凤图和二叔英图先生都说在孟村学过八极拳,而明达却不知道是投拜到哪位老师门下?吴老师告诉他说,大概是在吴世科公门下,明达先生听到这一消息后显得很高兴。随后,明达先生又提出让吴老师请出八极拳老谱来看看,谱书拿出来后,明达先生示意野上小达用照像机逐页拍照,而野上小达的胶卷不多了,拳谱还没拍摄完,胶卷就用光了,当时大家都感到很遗憾。

近几年,我在《武林》杂志和网络上曾连续看到过几篇马明达先生反映孟村八极拳的文章,其观点与当年吴、马会面时的情景却大相径庭,不知道这俩位前辈是为了什么而争执不休。按道理说,大家都是孟村人,其前辈也都学艺于孟村,作为八极拳的后学者,我不愿看到才见树茂却又刨根的现象发生,那样我们不仅有负于孟村八极拳的众先人,也对不起八极拳的后来者。

我的文章写到这里就要结尾了,虽然在过去的日子里我的功夫并没有直接受益于马氏兄弟等几位老师,但他们还是在不同的角度上给我了许多鼓励和支持。在这里,我公正地评价他们为八极拳的对外传播所做出的积极贡献。同时,更希望走到世界各地的八极拳弟子们都应团结起来,共同为着中华民族的发展与强盛,为着弘扬八极拳这一优秀民族文化、造福人类而积极努力!

                                

                             二00六年五月十五日

 

内容录入:子牙河    责任编辑:子牙河 

  • 上一篇内容:

  • 下一篇内容: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 2014 吴连枝八极网
    本站资料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出版
    冀ICP备13012285号  冀公网安备 13093002000011号
    地址: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县开门八极拳研究会
    电话/传真:0317-6762000 6722887 手机:(0)13832728800
    E-mail : wdw@wsbjq.com 管理登录
    孟村八极拳微信 开门八极拳微信 八极拳传习所查询